新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靈天幻夢 > 第八卷:新年篇 第七百一十六章 十五(二)
    從第一雷家出來的時候,安小語對于之前自己好奇的事情,也差不多都有了一個理解,有關大世之爭的,有關法則應用的,還有有關管心蘭和管山桐的,看來不管是誰,都是任重道遠。

    不過不管是大世之爭還是楚家的天驕,安小語都并不是特別的好奇,只是覺得知道就算了,沒有必要去深入了解。但是有關法則的使用,還是非常讓她頭疼的。

    按照管山桐的推測,不管是哪一種修行方式,想要真正接觸到法則之力的使用,需要達到一定的修行境界才能夠完成。所以安小語想要使用法則之力,還是要先破開第四道關。

    但是第四道關上的那朵花,安小語是真的沒有頭緒。她不知道為什么這朵花會成為自己的第四道關,也不知道這朵花到底是什么。當初管理員將種子送到了她身體里的時候,也沒有告訴過她很多。

    所以,還是要去找管理員了?

    算了算時間,安小語這才發現,十幾天的時間過的是真的快,五天之后就是三千學院的開學典禮了吧?小安也通過米黃那邊的關系直接就報到了機甲系里面,比安小語當初方便了不知道多少。

    安小語開始思考起來,是不是應該去見一見管理員了?但是……

    就這樣糾結著,安小語就接到了張舒婕的電話:“小語,蘇亢他們傳回消息了,說風狼組織其實早就已經投靠了仲家,而且他們組織里面所謂請來的那個宗師,也是仲家外圍成員里面的外姓宗師。”

    “果然?”安小語心里嘆息了一聲。

    “還有一件事情,蘇亢在打聽風狼的時候,安排進風狼里面的探子傳回來消息說,他們的行動本來還有后續的,但是之前被叫停了一次,本來是挺正常的。但是就在今天的時候,仲家又突然傳來了新的命令,讓他們廢除之前的計劃。”

    “哦?”安小語想了想:“看來仲家換帥了。”

    “嗯,我也是這么想的,就是不知道仲家換了誰上來。”

    “換誰上來都沒有區別,無非就是換了一個招數而已,今天我已經打聽到了,他們在等第一楚家的人破入真境,在這之前,所有的計劃都是虛招,只要對我們影響不大,就不用理會他們。”

    張舒婕愣了一下:“這樣嗎?”

    她倒是不懂修行界的事情,但是既然安小語都這么說了,她也就沒有多問,只是說:“反正他們這樣斗下去,對我們還是有好處的,至少現在身修和武修任何的一方都不想招惹到我們這邊,很多不愿與參與到大世之爭的人也都愿意加入到軌跡當中來。”

    “上次幾乎的那件事情怎么樣了?”安小語問。

    “已經在行動了,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不用白不用,或許過了這一次,我們就再也沒有這樣的機會了也說不定。”

    “嗯,這樣的事情你們有分寸就好了。”安小語說完,掛了電話停在空中,看著周圍看不到自己穿梭飛過的修行者,揉了揉腦袋,終究還是朝著三千學院的方向飛了過去。

    帝都郊外的一處莊園,一架民用直升機落在了莊園的院子里面,直升機的引擎關閉,艙門打開之后,一個年輕人當頭領先走了出來,抬起頭來看著天空上的月亮嘆了一口氣。

    “終究還是又回到這里來了。”

    年輕人的身后有人笑道:“這一次你回來,怕是要成為整個帝都都矚目的人物,曾經傷害過你的,曾經奪走你一切的那些人,也都注定要被你一個一個擊破,有什么感想?”

    無生這才笑著回頭說道:“喂喂喂,我可不是為了報私仇來到帝都的,是浮生那個家伙讓我來替他主持大局,我才勉為其難回到了帝都,你可不要誤會了,盟會的事情,怎么可以跟我自己的事情混為一談?”

    這個時候,無生身后的那人也從機艙里面走了出來:“浮生早就知道你是沒有大智謀的人,既然讓你過來了,除了讓你過來報私仇,還有什么別的意思嗎?而且你除了報仇之外,也確實什么都做不了。”

    無生聳聳肩,沒有接話。

    機艙里面的四生盟會成員紛紛從里面走出來,跟在無生和這個留著山羊胡的小老頭身后,走進了莊園里面,各自安頓了下來。而在莊園的附近,很快就有幾架帶著攝像頭的無人機朝著這邊飛了過來。

    不管是朝閣還是軍委,亦或是仲家,都在第一時間得到四生盟會來到了帝都的消息。

    仲無辜坐在辦公室里面,看著面前的光屏,光屏上顯示著的正是仲花燃監禁的那一間牢房。仲花燃已經一天都沒有動彈了,除了吃飯之外,整個人都是縮在堅硬的床板上,蜷縮起來,忍受著身體當中的陣痛。

    但是仲無辜卻看得興致勃勃,從多少年之前,仲無辜就這樣看著仲花燃。這個年輕的分家后輩,總是能勾起他心里最迫切的欲/望,讓他想要蹂躪,想要去占有,想要去一點點摧毀。

    單膝跪地的仲家探子看著仲無辜嘴角邪魅的笑容,心頭的寒意久久不能消散,只能是低下頭來,盡量不去抬頭看,繼續匯報著下面傳遞上來的有關消息。

    “剛剛接到了通訊,四生盟會的東首無生,已經來到了帝都,不過沒有進城,連外城也沒有進,而是在帝都郊外的一處莊園駐扎了下來,軍委和朝閣的無人機探測隨后也證實了這個消息的準確性。”

    “到達狀元之后,四生盟會的人馬上就派出了四支隊伍,一支前往了軍委,一支前往了朝閣,一支前往了修行者總盟,最后一支去了……去了……”

    “嗯?”仲無辜這才將目光從光屏上挪開來,瞪著下面的人問道:“吞吞吐吐,去了哪?”

    那人的頭這才更低了幾分,說道:“去了第二安家……”

    “哼!”仲無辜一下就關上光屏投影,站起身來走到了窗邊,轉過身來說道:“不就是去給安小語送送臉面去了?呵!做得冠冕堂皇,還要給我仲家臉色看?他們以為這樣就能讓他們更多一分底氣了?”

    手下人低著頭,不敢說話了。

    仲無辜的心里冒出來大片的火氣,四生盟會來到帝都之后拜訪的四方面,三個都是牽扯到這一次爭斗當中帝國數一數二的勢力,至少在名義上,是絕對中立的,但是最后這一下,就是徹徹底底的打臉了。

    仲家和安家并列為帝國第二序列的修行世家,而起仲家最近正是風頭無兩,雖然雙方現在算是敵對的狀態,但是對方來了之后只去了安家而不來仲家,顯然是在給他們上眼藥。

    而且如果這件事情讓所有人都知道了之后,難保民間又會出現什么奇怪的風言風語。畢竟四生盟會故意去了安家而不去仲家,顯然是在告訴其他人,去了修行者聯盟、軍委和朝閣就不用去仲家了。

    這是在罵他們是走狗嗎?

    仲無辜背著手,在辦公室里面走了兩圈,這才平息了一下心頭的怒火,突然就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仲無辜笑得開懷,嚇得下面的那位膽戰心驚,他忍不住抬起頭來看著仰天大笑的真人,心里開始懷疑起來,真人是不是被氣得精神分裂了?

    然而這個時候,仲無辜突然停止了笑,低下頭來看了他一眼,頓時讓他的心頭一跳,趕緊低下頭去。

    仲無辜卻沒有理會他的想法,只是自顧自地說道:“四生盟會這個之后來到帝都,顯然是想要拖延時間而已,他們想要讓浮生和楚家少爺分庭抗禮,想要保存實力到大世之爭正式開啟,打得好算盤。”

    “真人,我們接下來應該如何應對?”手下人這才問道。

    仲無辜重新坐在了椅子上面,伸手敲著桌面,不斷地思索著。

    浮生突破到真境之后如此強勢,可以以一敵三而不會落敗,現在他們卻換了主帥,顯然是想要等待楚家的人破入真境之后一決高下,然后共同爭奪大世氣運,無生來到了帝都,顯然是要將他們的人留在帝都的范圍內。

    四生盟會的人分散在全國各地,沒有一個統一的官方組織,沒有長時間的 歷史發展,他們必定是松散的。越是松散的組織,越容易被一一擊破,就像是之前在蟾山城一樣。

    如果仲家豁出去,動用全部家族的力量,完全可以將這些人一個一個從全國各地就出來,然后像圍攻蟾山城的分部一樣,將四生盟會連根拔起、一網打盡,而浮生的突破,給他們帶來了未來的希望。

    只要楚家的那位真正破入真境,雙方交手之后,不管勝負如何,都代表著修行大世的正式開啟。到時候所有人的氣運都將因為這件事情連在一起,他們就在也不能用這樣極限的手段對付四生盟會。

    所以無生現在要做的,無非就是在帝都吸引視線,拖延時間,讓他們將注意力全都集中到帝都這里。因為帝都才是所有大世之爭的真正中心,是帝國所有氣運的凝聚之地。

    只有在帝都,他們才能夠讓自己的行動產生威懾力,讓仲家擔心會因為四生盟會在帝都做的某些事情影響到將來氣運的爭奪,而不會派出所有的力量去對付四生盟會的其他人。

    棄卒保車?仲無辜這樣想著,越想越覺得是這樣無疑。

    手指一頓,仲無辜吩咐道:“將他們的莊園管控起來,難保他們還會有其他人潛入到帝都里面來,讓下面的人全都打起精神,等對方先出手。雖然是他們的計謀,但是我們也不能不接,壞了大事我們誰也兜不住。”

    “那安家那邊……”手下問道。

    “安家那邊不用擔心,現在安家是一心想要看戲,絕不會參與到大世之爭當中,除非事情出現了不可逆轉的結局。既然四生盟會想要拖延時間,那我們就和他們一起拖,我還就不信了,難道浮生真的就能夠同階無敵不成?”

    手下人看著仲無辜陰沉的臉,應了一聲,下去傳信了。

    就像仲無辜料想的那樣,四生盟會先出手了。在拜訪過朝閣、軍委和修行者總盟之后,四生盟會似乎得到了什么樣的承諾,公開宣稱,四生盟會帝都的分部城里,想要和仲家來一場友誼戰。

    這個時候,是個人都能猜得出來了,所謂的友誼戰,無非就是一場亂戰而已,是四生盟會和仲家在明面上的第一次交手。仲無辜收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心道果然,大大方方地接下來這個約戰。

    安小語在看到雙方在網絡上的公開信的時候,也是有些詫異。

    那照道理來說,浮生本身就是依靠著靈物打敗了三個持身層次的高手,不管對方有沒有看出來,四生盟會都應該是穩中求勝的,何況他們現在的主要目的還是要拖延時間。

    這個無生到底要做什么?

    無生出現在帝都的消息,同樣引起了一場討論, 所有人都在議論著,既然浮生都那么厲害,同樣為四方首領之一的無生,又會擁有多么強大的力量?但是安小語早就看出來了,這個人根本就是個殺手。

    殺手能做出來的事情,就只有殺人而已。

    無生要殺人了!

    但是他到底要殺誰?仲無辜?仲家的成員?還是其他的一些人?安小語想了想,突然就笑起來了。

    管他要殺誰?現在四生盟會和仲家站在對立面,雙方約戰已經將爭斗擺在了明面上,不管無生要殺誰,對于安小語都沒有影響,安小語應該做的,就是讓無生得逞而已。

    至于為什么?

    仲家幫助馬童明陷害安小安的帳還沒有算,當初在蟾山城,仲滅曾經對自己的家人出手,就是一個很好的理由。而且安小語并不需要直接插手雙方的爭斗,只需要在暗地里,將仲家的暗箭擋下來,這就足夠了。

    雙方傾力一搏,必定都藏著后手,后繼無力的那一邊,必輸無疑。

    安小語冷笑一聲,無生還真是給她送了一份大禮。

    但是現在還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她已經站在了三千書海的門口,幾個路過的新生已經用奇怪的眼神看了她好幾次了,到底要不要進去?這是個問題。

    糾結了半個小時,安小語終究還是走進了三千書海,上了升降梯,對語音控制說了B0層,等到艙門再次打開的時候,安小語就看到了那片雖然兩個月沒有見過,但是依然熟悉的黑暗。

    遲疑地邁步走了進去,安小語慢慢地走到了B000的門口,果然就看到了那個半開的門縫。推開門走了進去,管理員正靠坐在床上,靠著墻邊的那一面,手里捧著那一本《天地實錄》。

    安小語看了一眼他身邊故意留出來的半張床,頓時撅起了嘴:“看來我做什么,你都已經知道了?”

    管理員笑了:“說過要陪著你的,就算不在你身邊。”

    “說得好聽!”安小語坐在了床上,氣鼓鼓地靠在了管理員的肩膀上,故意不回頭看他。

    他將手里的書放在了一邊,伸手將安小語抱在了懷里,兩個人的臉貼在一起,安小語才感覺到,耍小脾氣之后,難受的終究還是自己。嘆了一口氣,安小語小聲說:“這樣太不公平了啊!”

    管理員問:“哪里不公平了?”

    安小語回頭看著他,較真地說道:“不管我做什么,我要在你身邊,我要跟你冷戰,總之最后最難受的都是我,這也太不公平了!”

    管理員看著安小語,臉上罕見地沒有帶著那種詭異的笑容,他說道:“你覺得我不會難受嗎?”

    安小語這才想起來,原來管理員也是一個人,只不過不管是開心還是難過,痛苦或者是悲傷,他都從來不會表現出來,什么都不說,什么都沒有,這才是管理員。

    難道他也很難受嗎?畢竟兩個人都分開兩個月了,沒有通過電話,沒有見過面,沒有說過話。

    她的氣勢頓時就軟下來了,縮了縮頭,柔聲問道:“你也很難受嗎?”

    管理員并沒有回答,而是說道:“我可以一個人過三萬年,并不代表我會習慣一個人。”

    安小語的心軟了,往管理員的懷里靠了靠,兩個人沉默了好久,安小語才說道:“對不起。”

    管理員點點頭,同樣小聲說道:“回來就好。”

    安小語突然很想哭,于是趕緊岔開了話題,雖然自己認錯了,但是并不想對管理員服軟。她說道:“我已經到寧靜巔峰了,第四道關里面是那個開花之后結出了種子落在我靈性里面的那朵花,現在我該怎么辦?”

    管理員說道:“那顆種子,是真靈的種子,算是神修的一種寶物,可以提升對達到的領悟力,但是只有到地靈的時候才能夠徹底發揮作用,現在你是找不到的。”

    “那我應該怎么才能夠破開這個道關呢?”

    “用法則之力強行突破,道關根本上來說,是進入法則世界的門戶,是大道的一種桎梏,如果不是情關這種最強的道關,用天地法則有一定幾率能夠沖開。”

    “可是我連法則到底是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管理員笑道:“這個時候,你就需要一個持身高手的法則之力。”

    于是,安小語站在了仲滅的面前。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出手吧!”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国际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