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我在同一天活了千年 > 正文 第四百一十章 天降盟友
    李蘇秋這話說的可太大了,說要什么就給什么?而周文華卻是臉色微變了一下,因為自己的侄子,張宇奇對這件事情是什么態度,周文華是想過的,今天周文華也驗證了,那就是覺得事情沒那么大,自己是沒事了。這其實也不是重點,重點是李蘇秋的現在身份變了,這是周文華來到蓮池市的第二天,周文華昨天也跟李蘇秋聊過了。但是昨天李蘇秋卻沒具體跟周文華談嗎,而是李蘇秋控制著,將事情壓到了今天。

    就是為了完成身份的轉變!昨天,周文華還是不了解李蘇秋,只知道李蘇秋是呂明慧的男朋友,并且應該是被呂家邊緣化,勉強接受的。李蘇秋雖然也是張宇奇救命恩人,但卻也算不得什么,有恩就報了就是了,李蘇秋想要居中調和這件事情的話,也不能說的太過分。以李蘇秋昨天的身份來說,假若李蘇秋昨天說的就恨過分了,那周文華也定然不會給李蘇秋面子的。

    在周文華看來,李蘇秋就是說破大天,也不過是一個與呂家有一點小小的關系的小輩罷了。這是周文華對昨天的李蘇秋的態度,但是今天卻說是完全不同了,周文華之前對李蘇秋的一切認知,全都推翻重塑了。周文華已經知道,陳光亮與李蘇秋一起演戲騙了李云龍,呂志強認的女婿應該是李蘇秋,而不是李云龍。

    呂家與李家恐怕是已經出了什么問題了,而陳光亮、呂明一對李蘇秋的態度,在種種情況下的表現來看,更讓周文華覺得,李蘇秋與呂家的關系,不僅僅是呂明慧的男朋友那么簡單的事情,李蘇秋在呂家的話語權,怕是極太的。因此李蘇秋今天與周文華談了,李蘇秋的身份已經完全變了。

    李蘇秋不是在用救命恩人的身份談判的,報恩的錢他都收了,李蘇秋也肯定不是作為“第三方”在從中調和這件事情的。李蘇秋現在是在代表呂家,這并不讓人感覺到唐突,或者是奇怪,周文華是已經自然而然的覺得,李蘇秋可以在這件事上代表呂家,來跟自己談。

    呂家的“勢”現在全部都在李蘇秋身上,而再加上李蘇秋那不可抹殺的救命恩人的身份,兩者結合,就會產生一個極為微妙的變化,這特么的還咋談?張宇奇是被呂家下面的一個小嘍噦打傷的,卻是被呂家重要人物救的,這還咋為難呂家?李蘇秋還提出了張宇奇的意見。李蘇秋要是真代表呂家去問了張宇奇想要什么賠償,張宇奇是肯定不會提出什么過分要求的。

    這件事情是已經朝著呂家賠一筆錢,并處置手下這些小角色就算是交代的方向了。周文華沉一下子就沉默了,看了看李蘇秋,又瞥了一眼陳光亮,又是一副在考慮的樣子。李蘇秋見周文華不說話,又開口微笑著望著周文華,緩緩說道:“不如這樣吧。周先生,張公子這件事情,終究是我們理虧,張公子遭了無妄之災,身心都受到了傷害,是我們的錯,我們認。”

    李蘇秋這話一出口,都把周文華說愣了,陳光亮也是變顏變色的。這咋又向著張家說話了呢?李蘇秋繼續說道:“補償,肯定是要有的!但除此之外,我還想再送周先生,或者說你們張家,一份大禮如何?”“大禮?”周文華疑惑了,有些愣神的看著李蘇秋。

    李蘇秋拖了下長音,緩緩道:“早就聽說過,張家與北邊的曹家,關系……”李蘇秋看著周文華,又微笑道:“關系很不好。”周文華臉色一變,下意識的沉了一下臉。張家與曹家何止是關系不好,那叫做有仇,只要有利益,有盟友,那就有仇人。

    商業上那是叫做同行是冤家,大家族則會在資源上競爭、利益分配,以及位置上的競爭、特殊時期的站隊問題,而產生很大的矛盾,甚至會結仇。

    任何一個大家族都是有盟友的,也都有仇人。李家是如此,呂家也如此。張家自然不可能例外。北方的曹家就是張家的敵對家族之一。張家是軍人世家,,有特定的圈子,主要盟友與仇敵,多是來自于這個圈子,而北方的曹家,也是軍人世家,雙方有競爭。

    在當年,張家二代的第一人,也就是周文華的大哥,張宇奇的父親張光武,終于有機會調任京城,這是張家更上一層樓的機會,只要張光武在京城站穩了腳跟,再向上走一走。過個二三十年,張家必然達到新的高度。

    為了這件事情,張家可以說傾盡全力的運作。可這件事情,卻遭到了曹家的阻擊,因為曹家也想要那個位置,兩個大家族發動了近乎所有的人脈,暗中斗法,奪利。最終,曹家在付出了極大代價的情況下,贏下了這一戰。曹家的二代最為出彩的曹同和調任京城,職街也提了提。

    而張家雖然損失不大,但卻是輸了。張光武去不了京城,無奈之下,選擇調任西北任職,雖然職銜也向上提了提,但西北地區,肯定是不如京城的。這是張家與曹家的最大矛盾。還有一些小矛盾,小摩擦,那就太多了,兩個家族都是子弟眾多的,還有各種姻親舊故,都在各地任職,總有碰上的時候,可以說是沖突不斷。

    周文華聽到李蘇秋提起曹家,是一下子就氣不順了。當年那的事情了,可以說是改變了張家的發展走向,直到時至今日,家里的老爺子還常念叨這些事情,一提起曹家,就是破口大罵。

    周文華終于說話了,看向李蘇秋,態度上都變得有些冷硬了,皺著眉頭道:“曹家?怎么了?你想說什么?”周文華其實這不是沖李蘇秋,而是只有提起曹家,周文華就這樣的,很氣。

    李蘇秋繼續保持著微笑,緩緩說道:“其實也沒什么。就是吧,我這里剛好掌握了一些曹家見不得人事的證據,算是比較致命吧,不過曹家家大業大的,只是有證據肯定是不行的。得是你們張家這種家族出手,才能有效。我不知道,周先生是否感興趣?”

    周文華臉色瞬間凝,有些愣神的看著李蘇秋。李蘇秋這話說的看似是很委婉,但實際上,翻譯過來就是我有曹家致命黑料。李蘇秋又笑著說道:“如果張先生感興趣的話,我可以把這些證據,送給你們張家。”

    “那……”周文華剛要說什么。李蘇秋不等周文華說出來。又開口道:“甚至,如果張先生覺得可行,證據能用,能用來打擊曹家。那呂家這邊,也可以幫你們張家,一同對曹家動手!”

    周文華愣神了,他緩了一下,臉色直接大變。一直在聽的陳光亮則是直接臉色更是難看,李蘇秋開始說的那些,都沒讓陳光亮覺得有多大問題,黑料嘛,知不知道,具體是什么,李蘇秋都還沒說出來呢,所以也不好直接判斷,具體有多黑,能產生什么影響,而促使陳光亮臉色大變的,是李蘇秋最后說的,如果張家對曹家動手,呂家幫張家。

    李蘇秋怎么敢擅自做主說這種話?周文華也是在想這個,李蘇秋竟然敢直接答應,呂家幫張家?他什么身份,敢直接給呂家做出這種決定?這種承諾怎么敢說?呂志強都不敢說吧!這種事絕對要呂家老爺子親自拍板的。更何況,周文華了解曹家,因此周文華知道,呂家跟曹家真的是沒關系,一點瓜葛都沒有,什么矛盾,什么利益沖突關系,其至連間接的關系都沒有。所以就平白無故的說出幫張家干曹家?

    瞬間,書房內寂靜。李蘇秋又微笑著問道:“怎么樣?這份大禮,周先生覺得如何?”李蘇秋看似還沒把那最重要的事情說出來,就是關于黑料到底是什么,但實際上,李蘇秋所“拋出”的這份大禮,遠是要比黑料的本身更加震撼的,如果呂家肯幫助張家打擊曹家,才是這份大禮的關鍵之處。

    呂家之強,自然不用多說的。而且呂家與張家分屬于不同圈子,人脈上重合的不多,越是如此,呂家能給張家帶來的助力就越大。大家族開戰,向來都不是單獨家族自己的事。而是人脈圈子的碰撞,是不同的勢力集合體之間的競爭斗法。呂家如果幫助張家,自然是帶著所有人脈關系來幫的。

    打蛇不死反被咬,所以只要動手,就必然是盡全力的,不然肯定是得罪了曹家,卻還沒把曹家怎么樣,那就只有無窮的壞處了。覺得如何?周文華還能覺得如何?就事情的本身而言,周文華自然是覺得是極好的,好的不能再好了,這簡直是天降盟友。

    可是,周文華依舊是不能理解,也不敢相信,呂家這是什么意思?是瘋了不成?為了抹平張宇奇的事,就要跟曹家開戰?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国际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