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超級汽車銷售系統 > 正文卷 第090章:你怕不怕
    第090章你怕不怕

    方遠翻動著a4紙,低頭看去,a4紙只有四張,龍飛鳳舞的手寫字跡映入眼簾,方遠沒有感到意外,畢竟孫炎明年紀稍大,不習慣用電腦。

    第一份是正弘車行八月份的工作總結,第二份是正弘車行九月份的銷售計劃。

    除了第一頁首行的“正弘車行八月份工作總結”這十一個大字,下面的黑色鋼筆字跡潦草,一長段一長段的劃痕亂糟糟的,幾乎每行都有涂抹的痕跡,看的方遠頭大。

    “組長,你忙,我們先去擦車。”王虎慌忙給同事們使了個眼色,招呼大家離開。

    “好。”方遠沖著王虎等人點點頭,拿著資料走向了自己辦公室。

    依靠在座椅靠背上,方遠一行一行,一頁一頁仔細的讀著兩份資料。

    正常的工作總結和銷售計劃而已,其實沒有什么,方遠就聽說有些偷懶的門店經理,只是把上月的數字改改,其它原封不動的照抄就行。

    這是一個學習的機會,方遠還是看的非常仔細,一份工作總結,一份銷售計劃足足看了半個小時。

    看完后,方遠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孫經理做了那么多年門店經理,果然不是白當的。

    無論是工作總結還是銷售計劃,反正在方遠看來是用詞準確,各種數字羅列的清晰,有分析有對比,內容詳實幾乎滴水不漏。

    不過方遠還是發覺出了一點點的異常。

    方遠能把正弘車行的全部基本資料倒背如流,熟悉車行內的每一輛車。

    再加上他的記性非常好,基本上可以大致估算出整個八月份里,每一個同事的銷量。

    方遠從潦草的字跡中看出來,孫經理把分組前約有二十分之一的銷量也算進了后來的業績當中。

    “這是怎么回事?”結合著孫經理以前和自己說過的話,聰明的方遠很快猜出了他的用意,和他大致的復仇計劃他要捧殺郝柏池。

    把四張a4紙放在了辦公桌上,方遠閉上了雙眼,腦海里卻輾轉翻騰著。

    孫經理對付郝柏池的事情掩蓋不了多久,遲早會傳入這個頂頭上司耳中。

    方遠許諾給同事們幫忙提升銷量,一個就是為了車行整體的業績著想,另外一個便是想籠絡人心,不讓他們多嘴把事情說出去。

    既然早晚會露餡,還不如放手一搏,

    成功了,自己跟著孫經理吃香的喝辣的。

    失敗了,自己跟著倒霉,被趕出正弘車行。

    舍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拼了。

    方遠猛的睜開了雙眼,挺直腰板坐了起來,十指在鍵盤上飛舞,在電腦中的文檔上,把八月份的工作總結和九月份的銷售計劃重新打了一遍。

    打完后,方遠又改動了幾個數字,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在郵箱中點擊完發送,方遠身體的力氣都好像被抽干,整個人癱倒在座椅上根本起不來。

    因為方遠這么做,相當于把自己逼上了絕路。

    其實方遠也完全可以不這么做,但是他覺得做人要懂得感恩,他的心中永遠記著孫炎明對自己的好。

    沒過五分鐘,門外傳來了沉重的腳步聲,緊接著孫炎明風風火火的闖了進來。

    剛剛進入辦公室的那一刻,孫炎明猛的轉身死死關上了房門,等他再次轉身看向方遠時,露出了驚恐的表情,久久說不出話來。

    “怎么了,孫叔?”看到孫炎明臉龐如同風中的白紙一樣痙攣著,方遠笑了,他知道孫炎明是看過了自己給他發送的郵件后,給嚇的。

    “你,你,你的膽子怎么這么大?”孫炎明往后看了眼關的死死的房門,壓低了聲音問方遠,“你把八月份百分之九十的銷量都算到分組后的業績當中,還把九月份的銷量提高了十倍,穿幫了怎么辦?到了九月底,完不成那么高的銷量怎么辦?”

    可能是因為方遠亂來,向來成熟穩重的孫炎明的聲音中竟然帶著顫抖,走向方遠時,他的腳步都有些發飄。

    “您坐。”方遠慌忙攙扶住孫炎明,讓他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但是沒有任何解釋。

    等到孫炎明的心情稍稍平復了一點,方遠低頭看著他,緩緩的說“您以為咱們能等到九月底嗎?”

    方遠的聲音不大,話更是不多,卻如同一道霹靂響徹孫炎明的腦海,他的身體明顯打了個冷顫。

    是啊,自己針尖對麥芒的和郝柏池對著干,如果事情敗露了,以郝柏池睚眥必報的性格,是不會放過自己的,估計不會超過十分鐘,就會像瘋狗一樣,尋找各種借口不斷逼迫自己主動辭職。

    那時候,自己根本等不到九月底,就已經被開除了,還擔心什么完不成銷售計劃?

    想通了這些,孫炎明揚起腦袋看著方遠,苦笑一聲“你還年輕,不用跟著我破罐子破摔的……”

    “您對我的好,我時刻記在心里,古人說,士為知己者死,您倒霉了,也不會有我的好果子吃。”說到這,方遠停頓了下來,他的老臉忽然變得猙獰,咬牙切齒的對孫炎明說,“拼了。”

    “士為知己者死……我果然沒有看錯你。”孫炎明猛的站了起來,緊緊的握住了方遠的手掌,高聲叫嚷,“好,就聽你的,拼了。”

    “方遠,我孫炎明保證,只要我做了區域經理,正弘車行的門店經理就是你的。”方遠能始終和自己站在一條戰線上,孫炎明心中這個感動啊,幾乎是拍著胸脯保證,他說到一定做到。

    兩人又商議了一陣,孫炎明還是聽從了方遠的計劃,把整個八月份百分之九十的銷量,全部篡改成了分組后的業績,并且把九月的銷量提高到了十倍。

    做完了這一切,孫炎明和方遠的后背全部被汗水打濕,整個人緊張的臉龐通紅。

    孫炎明讓方遠幫忙給郝柏池傳送完工作總結和銷售計劃的電子郵件,急不可耐的嚷嚷“方遠,下班,下班,去烤鴨店吃飯。”

    “去吃飯?”方遠看了眼電腦右下角的時間,現在才下午四點多,離下班時間還早。

    “我等不及了,必須給你加強訓練,如果能有趙高杰罩著你,就算我倒霉被逼著辭職,你也不會有多大的事情。”孫炎明不管方遠,徑自掏出手機聯系王志,讓他們現在就去烤鴨店匯合。

    孫炎明不管不顧拉著方遠就往外走,見到了劉亮還把他叫上,一起跟著出門。

    到了停車場,三人坐在了車上,孫炎明拿出一個黑色的提包,從里面翻出了幾袋肉食,還有葡萄糖,甚至幾排維生素b,全部一股腦的放在檔把旁邊。

    肉食,葡萄糖,維生素b,方遠當然知道是用來干什么的,讓他不解的是,和朋友喝酒,作弊干什么?

    不但劉亮傻了眼,連方遠也懵逼了,只是和王志他們在一起吃飯,沒必要這樣吧?

    “什么沒有必要?”孫炎明的情緒非常急躁,“記住,就當這次是后天的正式宴會,王志請來的那兩位酒量好的朋友,就是趙高杰的加強版,一切按照真的來。”

    “劉亮,今天你負責開車,吃過飯送我們回家。”孫炎明叮囑過劉亮,把肉食,葡萄糖和維生素b分發給方遠一多半,剩下的自己也吃了起來。

    “這是要拼命啊。”方遠的狠勁上來了,幾乎是閉著眼睛把所有東西全吃下去的。

    剛開始時,劉亮還為在酒席上不能喝酒而有些不爽,可是看到方遠和孫炎明吃東西時的兇狠模樣,他似乎猜到了什么,打定主意自己在酒席上滴酒不沾,堅決完成開車送人的艱巨任務,把方遠和孫炎明照顧好。

    吃完了東西,孫炎明毫無公德心的把所有垃圾丟到了窗外,大吼一聲“出發。”

    “呼。”方遠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即使今天只是孫經理安排的演習,他也感覺到有些熱血沸騰,心里有期待,有驚恐……

    明銳旅行車在馬路上飛馳,到了烤鴨店停車場后,三人下車熟門熟路的進了大廳。

    “孫經理,方遠,劉亮,你們來的好快啊。”昨天坐的圓桌擠滿了人,見到方遠三人進來,他們全部起身紛紛走過了迎接,“我原本以為你們七點才能到。”

    孫炎明笑著說“今天車行沒事。”

    看著迎來的眾人,走在最前面的王志四人不用說,方遠的目光注視到了跟在后面的兩個中年男子。

    左邊的男子身高一米八多,體格魁梧,一看就是東北大漢。

    右邊的男子個頭矮了許多,估計只有一米六幾,身材瘦削,和同伴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孫經理,這是田磊,這是宋波。”王志給孫炎明三人介紹完魁梧大漢,又指向了矮個男子,最后才給他們介紹孫炎明三人。

    說完,王志一左一右摟住了他們的肩頭,樂呵呵的笑著“都是我好哥們,好兄弟。”

    “那當然了。”田磊和宋波哈哈大笑的拍打著王志的后背,三人的感情看來相當不錯。

    田磊和宋波因為王志的關系,上前和孫炎明握手打招呼,孫炎明也是見面熟的脾氣,只是一個照面就和田磊,宋波稱兄道弟,熱情的仿佛多年未見的親人似的“坐,都坐。”

    方遠和劉亮就差了遠,兩人都坐在酒席上了,很長時間也沒有放開,沒有說幾句話。

    看到方遠這么拘謹,孫炎明皺了下眉頭,心想怯場可不行啊,要知道后天可是正弘集團的老總親自主持會議,到場的人比這多上千倍,千萬不能掉鏈子。

    孫炎明知道方遠缺乏“酒精”考驗,樂呵呵的一拍他的肩頭,示意他放松,環視眾人后說“上一次我跟同事們喝酒,散場時下著瓢潑大雨。

    那時我還沒有買車,喝多了想叫滴滴,特么的誰知道叫成了滴滴代駕,

    那哥們來了跟我對視了三十秒

    我說你車呢?

    他說你車呢?”

    “哈哈哈。”

    眾人笑的前仰后倒,坐在方遠旁邊的王志手肘搭在了他的肩頭,說“上一次我主持公司招聘,我就問一個應聘的青年一顆棗樹和一千斤棗,你選哪個?

    那小子說我要一千斤棗。

    準備的正確答案是選一顆棗樹,當時我就不高興了,扳著臉教訓他授人以棗,不如授人以棗樹,這個道理你懂嗎?棗賣了你就什么都沒有了,棗樹可以用一輩子。”

    “你們猜那小子怎么回答我的?”王志笑呵呵的環視眾人。

    “怎么回答的?”

    “他說我把這一千斤棗賣了,可以買很多顆棗樹苗,然后長大結了棗,就再賣掉再買棗樹苗,這樣我就可以擁有整片森林……

    哎呦媽呀,可把勞資氣的,當時我就火了,擺手讓他滾蛋貼膜的,勞資就不喜歡和這樣的沙比說話,吊錢沒有,能的要命,還愛抬杠。”

    在眾人的笑聲中,方遠怎么能不知道大家講笑話的用意,是讓自己放松?

    方遠也覺得自己的表現太遜,后天在宴席上見了老總更完蛋。

    忽然,方遠一指碩大的餐桌上面,問王志“如果此時上面冒出個漂亮女gui,你怕不怕?”

    “女gui啊,當然怕了。”王志沒想到方遠怎么想起問這個問題,幾乎是脫口而出說出了答案,“你怕不怕?”

    “我?”方遠嘿嘿一笑,“我肯定先上去一頓猛親。”

    “為什么?”方遠的回答太出乎所有人意料,幾乎同時驚叫起來。

    “你們想啊,如果是裝的……那我就賺了,誰讓你裝gui嚇我的?”

    “如果是真的呢?”王志湊到了方遠面前,捧哏似的好奇問。

    “如果是真的……反正要死了,爽一下先。”

    “哈哈哈。”眾人一陣狂笑,不可思議的眼神瞬時間把方遠湮沒,他們還不知道方遠這么nsao。

    俗話說,一個人喝酒,喝的是寂寞,兩個人喝酒喝的是感情,人多了喝酒才叫熱鬧。

    男人們在一起就是這樣,剛開始是如果不熟,幾個段子,馬上成為友情的催化劑,開始熟絡了。

    “上菜。”孫炎明朝著服務員大聲喊叫,“一份水煮花生,一份煮毛豆,十個你們店里的招牌菜。”

    酒,是高度酒,王志特意帶來的三箱六十七度衡水老白干,他還很貼心的選擇了二兩的玻璃小酒杯,沒敢用他們平時拼酒用的三兩大杯子。

    王志站了起來,砰砰砰打開了五瓶,接著把九個玻璃杯一溜排開放在了面前。

    每個玻璃杯都倒的滿滿的,王志親自給孫炎明,方遠和劉亮端了過去,這才轉動圓盤,讓大家各自認領酒杯。

    既然是給方遠做特訓,王志也不墨跡,他都沒有坐下,反而端起玻璃酒杯,用杯底重重的敲打著餐桌桌面,示意大家舉杯先走一個。

    ……

    感謝佛系監管者懵系求生者的100打賞。

    感謝大家的支持。

    。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国际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