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英才轉世疑云 > 第八十六章 拍馬屁
    操場上有幾個學生在跑步,田中千惠和大島森在邊上散步。

    “田中千惠同學!”沈招銀趕上來說,“我叫沈招銀,剛才在課堂上向你彈粉筆頭的人叫李德金。他不懂事,我替他向你道歉。”

    “你說什么?”田中千惠疑惑地問,“他不懂事,為什么讓你來道歉?”

    “是這樣的:李德金和我是同鄉,我們來自同一所小學——灌云縣第三小學。

    他是我晚輩,我又比他大一歲,他不懂事,我自然也有責任。”沈招銀說。

    “你是一個敢于擔當的人。謝謝你!”田中千惠拱手作揖道。

    “謝謝同學夸獎!”沈招銀也拱手作揖道,“不過,我對這個可惡的家伙也沒有什么好辦法。

    他上課對你無禮的時候,我真想揍他一頓。我說話他從來不聽,所以我剛才請杜先生教訓他。”

    “哦,是這樣的。”田中千惠說,“不過,依我看,你揍他一頓沒什么,告訴先生就不太好了。這叫告密。”

    “告密?”沈招銀不以為然地說,“要說告密,這個李德金可厲害哩!同學們都叫他馬屁精。”

    “馬屁精……”田中千惠疑惑地問,“是妖精嗎?”

    “不是妖精。”沈招銀解釋道,“是喜歡拍馬屁的人。”

    “那人為什么要拍馬屁?是馬屁上面有蚊子嗎?”田中千惠問。

    “不是拍馬屁,是拍人的馬屁,是說討好人的話。”沈招銀說。

    “哈哈哈……我的明白了。”大島森笑著說,“沈先生的也喜歡拍馬屁的干活,剛剛拍了千惠馬屁的干活。”

    突然,從后面傳來了李德金的朗誦:

    “兩行雁字寫藍天,

    一夜東風染綠田。

    春到柳堤波疊翠,

    蜂來梨海雪堆妍。

    如絲燕語飄窗外,

    似笛鶯聲落枕邊。

    花間多見雙蝶舞,

    更喜童叟逐飛鸞。”

    “天哪!”田中千惠心中驚喜:“我的五律怎么成七律了?”

    ……

    李德金住的是謝正中家的閣樓。說是管小丫做陪讀,實際上就是照顧他的飲食起居。

    管小丫在樓下一間鍋屋做飯,里面放一張吃飯用的小桌子,另外加了一張小床,晚上她就住在里面。

    李德金回來后直接進了鍋屋。他想把學校的決定告訴管小丫,但發現她的寫字本子打開著放在吃飯用的小桌子上,便坐下來看了起來。

    “走在路上,他一直拉著我的手,說是擔心我的安全。是啊!我真的覺得很安全,好像有一股暖流穿過手心,傳到我的心頭。

    我的心便踏實了,不再害怕失去他,知道他的心時刻都在牽掛著我!他還說,學校到期末考試的時候還有獎學金,他一定好好讀書,爭取得到。

    然后,他會用獎學金買一輛腳踏車子,放長假的時候就騎車載著我回到朐南鎮。

    他說,讓我靠在他的后背,可以聽到他心跳的聲音。我說,他在前面騎著車,我在后面會感動的。

    我的淚水會悄悄地滑到他的肩上,可一股暖流卻一直在我心頭流淌。”

    看著看著,李德金情不自禁地突然叫起來,“太好了!”

    “叫什么呀?嚇了我一跳。”管小丫笑著說。

    “你寫得太好了!”李德金十分興奮。

    “好什么呀?”管小丫不好意思地問,“你幫看看有沒有錯字呀!”

    由于完全投入管小丫寫的話,李德金竟然忘記了告訴她事情。等到吃過晚飯,他說有事情要說,便領著她上了閣樓。

    聽了李德金吞吞吐吐地說出了校方的決定,管小丫坐在床邊嗚嗚地哭著說:“老爺和太太……一定認為是、是我沒有把二少爺服侍好,讓二少爺不、不滿意。”

    “不礙事的。”李德金輕輕撫著管小丫的肩膀安慰道,“我和你一起回家去,我會跟他們說清楚的。你怕什么?不要哭了!有什么話,你就說吧!”

    “我……”管小丫仰著頭,盯著李德金的眼睛說,“我不想回去!我、我舍不得……”

    “舍不得什么?”

    “我……”管小丫垂下眼簾看著地面,淚水一滴滴落下來。

    “你不要哭呀!”李德金心中一蕩,一把將管小丫擁入懷中,柔聲說道,“看你這淚水漣漣的樣子,我的心也快要碎了。”

    李德金邊說邊低下頭去吻管小丫那滿臉的淚花。他本意只想安慰管小丫一下,不想這一吻下去,欲望難耐,竟猛地吸住管小丫的嘴不肯放。

    管小丫頓感呼吸急促,睜大眼睛使勁想推開那雙緊緊抱著她的手。

    李德金卻把管小丫抱得更緊,一邊笨拙地去解她的衣扣。

    管小丫一時驚慌失措,望著李德金像小獸發情的樣子,腦海里不禁浮現出元宵夜看見男男女女摟抱的情景,又羞澀地閉上眼晴任由他擺布。她的臉漲得像粉荷,眼角還滾著幾滴晶瑩的淚珠。

    慌亂中看到管小丫在流淚,李德金心頭一顫,以為自己的沖動和魯莽傷害了她,立刻停止了動作。

    “二少爺,你……”管小丫睜開眼睛,輕聲地喚道。

    “管妹妹,你太美了,美的像一首詩!你聽好!”李德金說著便深情地吟誦道,“窗外柔月光,床前鞋兩雙。妹嬌如荷粉,哥似蝴蝶狂。”

    “討厭,”管小丫破涕為笑,佯怒著揚起拳頭,卻輕落在李德金的胸前,“什么時候都忘不了作詩!還記得你小時候經常用順口溜罵我嗎?你還說我是丑八怪,討厭我。”

    “沒有的事呀!”李德金說,“噢……那是因為我傻姆大哥和小德銅都喜歡你,我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眼紅呢!”

    “胡說什么呀!二少爺,你、你壞!”管小丫又是一邊說一邊輕輕地捶著李德金。突然,長長的“咕吱”聲劃破夜晚的寂靜,也讓李德金和管小丫大吃一驚。管小丫伏下上身,抱住自己的頭趴在李德金的腿上。

    支家院子的大門被推開。支化琦醉醺醺地走進來,模仿說書人的腔調自言自語道:“李少爺退了我們家的房子,明兒要走,老子不能便宜他!老子今晚就睡了他的丫鬟——那個如花似玉的管小丫!”

    支化琦晃悠悠地走到鍋屋門前,從身上摸出一把匕首,身子前傾斜靠在門上,想把匕首插在門縫里將門閂子移開。

    門并沒有拴,“吱呀”一聲被支化琦無意地撞開了。

    支化琦站立不穩,身體隨著慣性倒在地上,握在手中的匕首把自己的臉給扎破了。

    顧不上疼痛,支化琦從地上爬起來,把匕首扔在地上,瘋狂地向管小丫睡覺的小床撲過去,可床上沒人。

    “鬼……有鬼……救命啊……”支化琦拼命地叫起來。

    聽到支化琦呼天搶地的叫喊聲,管小丫大吃一驚:“鬼!”

    “別怕!”李德金說,“是謝大爺的拖油瓶兒子。我下去看看!”

    “我也去!”管小丫說。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国际娱乐平台